首页 >  > 综合 >  > 正文

古天乐自嘲演戏专门负责“疼” 是“容易受伤的男人”

2017年12月10日 14:00   官网:洛阳智超机电设备有限公司   来源:网络转载

  古天乐自嘲演戏专门负责“疼” 是“容易受伤的男人”,《喊-山》这部电影改编自当代知名女作家葛水平的同名获奖小说,电影自去年年初开始在各大国际电影节参展,广受赞誉。这部高品质高口碑的影片将在今年8月26日登陆内地影院,同时也会在美国、澳大利亚、韩国、日本等多个国家大范围公映。

原标题:古天乐自嘲是“容易受伤的男人”

  由陈木胜执导,刘青云、古天乐、张家辉主演的贺岁电影《扫毒》将于11月29日在全国公映。昨日,陈木胜携古天乐现身重庆,谈及拍摄过程,古天乐叫苦不迭,“我在电影里是专门负责 ‘疼’,而且是身体心灵双重痛苦。”并自嘲是“容易受伤的男人”。

  自嘲演戏专门负责“疼”

  古天乐在电影中饰演一个卧底,用他的话说是“这个角色天天都有血光之灾。”古天乐笑言:“每次跟陈木胜导演合作,其实我都有心理准备,开拍前就告诉自己这次肯定有很多危险戏,要挺过去。我以为《保持通话》那么多飙车、动作,算极限了,没想到这次的火力还会这么猛。”说到此,古天乐还不忘调侃一番,“有一个晚上我和妈妈在吃饭,电视正好在播他拍的电影,妈妈说以后不要和他合作了,太危险了。”除了身体上的“折磨”外,古天乐坦言更大考验是心理摧残,“这次的故事非常纠结,每个人都要面临人性最敏感脆弱的部分,每次抉择都是进退两难。我在电影里是专门负责‘疼’,而且是身体心灵双重痛苦。”

  三大男星不是对手是朋友

  俗话说“三个女人一台戏”,但在《扫毒》的台前幕后,古天乐、刘青云和张家辉这三个男人也同样上演了一出“好戏”。三人在片场经常和导演一起讨论剧情和角色,默契配合也让导演省心不少,完全采取“放任自流”的方式。“一开始电影还没有完整剧本,他们都是一边拍一边讨论,再一边改。张家辉最初是反派也是现在改的兄弟情;开始的时候只是想拍一个比较简单的警匪片,结果改成现在关注兄弟情的。”至于如何平衡三大男星戏份?陈木胜觉得这不是一个“技术活”,“都是最后剪辑的时候才来考虑平衡的问题,因为拍的时候都拍了太多。”

  其实该片并非古天乐第一次“涉毒”,此前在《门徒》和《毒战》中,古天乐都“沾过毒品”。不过古天乐并不想将这三部电影作比较,“其实不一样啦。《门徒》中我是吸毒,《毒战》中我是贩毒,到现在我就是缉毒了。”

  没想到,有另一名剧组人员22日于该爆料贴出冯绍峰当时的就医资料,澄清他原本需休养4个月,但考量该剧在台湾拍摄的天数有限,因此休息一周后便抱伤开拍;剧组也相当体谅他的伤势,不但现场请来医师,还准备躺椅,每拍一场戏就要他多做休息,郑重为他澄清不但没有耍大牌用替身,还敬业地带伤上工。

  采访中被吐槽说“那已经没有问题了?”,冠二郎也笑着回答说“有过被怀疑戴假发,在某节目里也证明了是真发。总的算是都解开了吧”。

  今天,刘若英带着自己的首部导演作品《易副官》的拍摄计划来到第十四届香港亚洲电影投资会(HAF),寻求合作伙伴。作为该片的监制,张艾嘉和庄丽真也到场支持。稍后,刘若英获得了香港亚洲电影投资会颁发的万达电影大奖。

  阮经天与杜鹃此次也是首度合作出演情侣,CP感超强。阮经天表示在这次合作中杜鹃给予他非常多的支撑,“她是个非常非常特别的女演员,同时是个非常真实的人,这种真实能够让对手戏中所发散出来的情感也非常真实”。而阮经天私下的热情和智慧,让杜鹃与他的相处很舒适,使得两人的对手戏更加自然,杜鹃也害羞回应,阮经天是一个阳光可爱的大男孩,“比我自己更懂我”。

标签:古天乐自嘲演戏专门负责“疼” 是“容易受伤的男人”

责任编辑:刘静静

bc新闻